本会动态

专访权游布兰:最终结局完全想不到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7:08:22来源:砸金花-砸金花手机游戏下载-砸金花游戏平台点击:47

  这其实是有逻辑可寻的,布兰被詹姆·兰尼斯特推出窗户,因为他目睹了詹姆和他的姐姐Cersei发生关系。这也是《权力的游戏》第一季中首先吸引众多观众眼球的一幕。现在随着最终季的播出,一些粉丝争论可能布兰、三眼乌鸦都是坏的,很可能是被夜王变坏的,异形成龙,摧毁君临城。

  时光网近日和饰演布兰的演员有了一次交谈,了解了他对于这个角色的想法,在这个系列剧集中的成长,以及他对马丁的印象,这个系列的结局等等。具体访谈内容如下:

  Mtime:对你来说,布兰这个角色最有趣的地方在哪里?如果你可以重新改写他的书,或者说他的故事,你会怎么描述呢?

  

  艾萨克·赫普斯戴德-怀特:嗯,在某种程度上,我认为布兰这个角色拥有精心编织的故事线。在第一集里,你看到的还是一个渴望成为骑士的幸福快乐的年轻人,而之后整个故事立刻转向,之后他有点拯救的意味,你会认为这个角色有点无能为力,因为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而他无处用力。

  但是随着角色的发展,这个角色发展出了非常强大的性格,而我认为这是很好的。在中,有好几个角色都是这样的,他们的武器不是剑或者斧头之类,而是他们的智慧,他们的思想或智力,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。

  不过如果要我改变布兰的故事走向,我觉得,有点自私地认为,如果布兰成为一个挥舞着剑拯救世界的英雄也会很有意思。但老实说,我觉得布兰的旅程不会有其他的可能性,即使在很多季里这个角色的发展很缓慢,也没有很多故事在这个角色上发展。但我反而觉得这样很好,因为他奠定了一个基础事实,那就是布兰有更高的目标。

  Mtime:当你初次遇见乔治·R·R·马丁时,你对他的第一印象如何?你们聊了些什么,现在有什么想要问他的吗?

  

  艾萨克·赫普斯戴德-怀特:我是在10岁的时候见到乔治·R·R·马丁的,当时的会面有点像“你好,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参与你的节目”。

  我真的没有就维斯特洛的政治、性和谋杀有过任何深入的对话,那时我也没真正读过那些书,因为有点不合适。因此在第一季中,我对于整个故事的发展也没有太多了解,因为有些东西真的不适合我那个年纪。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也长大了,我才真正开始看这些,当然也更多的投入其中。

 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乔治了,我还记得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,我去找他说,“那么你知道接下来布兰会发生什么吗?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

  然而我非常期待下次有机会能见到他,因为我有一堆关于维斯特洛魔法的问题要问他。我觉得这里面有些非常有趣的事情,比如光之王(Lord of Light)和布兰有什么联系,或者他是如何与森林之子的魔法产生联系的。所以如果有明确的答案的话,我希望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
  Mtime:《权力的游戏》每一季都越来越火,如今真的算是炙手可热了。你觉得有哪些主题元素,让电视剧将其观众扩展到书迷以外的呢?还吸引了可能并不是魔幻类题材粉丝的人的呢?

  艾萨克·赫普斯戴德-怀特:我觉得有些很有趣的事实是,很多这类的历史题材剧,如果是基于现实的,那你会知道故事的结局。你知道亨利八世是这样去世的。相反的,在一些更直接的魔幻剧中,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太笨重以及缺少点什么,感觉就是一个混乱的世界。

  因此我认为《权力的游戏》明智的地方在于,很多元素是完全基于历史事实的。就像红色婚礼(Red Wedding)的场景,这些苏格兰的宗族真的就是那样邀请别人来家里的。

  而《权力的游戏》能够做到的是,将这些故事统一到以真实现实感为基础的作品中,这样人们就会被吸引并且觉得“哦,是的,这是完全合情理的,”与此同时又不用受现实世界的限制。你可以让龙飞起来或者其他的。

  

  我觉得魔法在作品中的运用是如此巧妙,它是我们这个世界的运行方式,这样在某种程度上《权力的游戏》中的人物就不会说,“哦,龙从未存在过。”他们以及人们的怀疑已经存在了成千上万年,因此绝不会只是,“哦,又有个超级大的武器飞过来了。”

  事实上,正如每个人说的那样,没有人是安全的这个事实是正确的,我认为正是这一点让它成为非常独特的作品。我也看过其他作品,我就对自己说,“好的,你不会死的,因为你必须在下一季的时候做这些或者其他的。”

  但是在第一季中Ned Stark的被杀,我认为是迄今为止作品中最重要的场景之一。这彻底颠覆了整个作品的走向,向人们展示说这不是那些可以预测的好玩的魔幻剧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
  另外,整部作品构成了完整的宇宙,这也是《权力的游戏》明智的地方,它绝不仅仅是一个故事。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,在这个世界里发生了如此多的故事,这都要感谢乔治·R·R·马丁。

  这意味着你觉得你不只是在看一个小故事线,取而代之你在看的是,在一个广阔的背景下所有故事交织在一起。因此它能让很多人完全地沉浸在其中,而我认为这种方式也是很多其他的作品不具备的。

  Mtime:你和索菲·特纳、麦茜·威廉姆斯都是在孩童时就加入了《权力的游戏》的,真正算是在剧中成长起来的。鉴于这种独特并且区别于剧组里很多其他人的经验,对于你们来说是什么样的感受?

  艾萨克·赫普斯戴德-怀特:这有点像《哈利·波特》(从孩子演起),我觉得这是唯一有点相似的地方。我的意思是,当我们开始出演这个剧时,麦茜是在跳舞的,她在当地一个舞蹈工作室跳舞,所以学校有很多戏剧俱乐部。而我也是在居住地附近的一个小小的话剧社里。

  我们没有任何人有相关经验,我们的家人中也没有任何人与电影或者电视行业有关。所以,就是突然之间,我们三个孩子出现在了一个这么重要的剧里。当时我10岁,麦茜12岁,索菲13岁,我们这三个孩子就被突然丢进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。而事实上我们也的确形成了紧密的联结。

  我想索菲和麦茜之间的联系可能会更加紧密一点,因为他们都比我大点。当你在那个年纪的时候,两岁或者三岁的年龄差是有很大区别的。所以我觉得他们可能变得更加亲密,之后随着时间推移,我们都被抛到了不同的世界里(在剧中),他们会在克罗地亚或其他地方进行拍摄,而我则在贝尔法斯特。

  不过实际上这很有意思,因为在第六季我回来的时候已经16岁了,而他们也是18、19岁了,我觉得我们再回来彼此见到的时候,就有点像是全新的人了。我的意思是,我们有点像是成年人了,从那时起,我们真的变成了关系亲密的好朋友。我们有非常相似的经历,这也有助于他们成为那种你可以寻求建议的人,他们真的很棒。

  Mtime:有个小玩笑是说,就像三眼乌鸦一样,你应该也已经能够预测这部剧的结局了,是这样吗?不过当你第一次读到结局时,你自己是非常惊讶呢,还是已经猜到了呢?

  艾萨克·赫普斯戴德-怀特:不,我完全没想到。我不得不起身在房间里踱步然后接受说,“好吧,这就是结果了。”我的意思是,就某些类型的经典叙事结论而言,人们可能会明白或者预测到某些东西。

  但我觉得肯定有很多东西有些人觉得不满意,有些人则会很开心。尤其是对于《权力的游戏》这种如此受欢迎并且周期如此之长的剧来说,我觉得没有任何可能性,所有人对结局都感到满意。但是,在我看来这个结局和我们该有的结局很接近。

  你如何看待《权力的游戏》最终季,以及布兰和剧中其他主角的结局?请在下面的评论区留言告诉我们你的想法。